茶文化

世间有大美,譬如酒阑茶醉,瑶筝流水

发布时间:2021-09-04 11:44:00    浏览:

[返回]

  当秋风裹挟几疏黄叶纷纷扬扬,夏季的溽热已经褪去大半。静美如秋叶,生而绚烂,逝去壮美,想起一首诗,遂落笔写下,聊寄一叶秋:

  西风凉,闲敲黄叶轻落窗,

  沉思往事立残阳。惜流芳,易成伤。

  梦里更酌遣相送,当时只道是寻常。

  寻常之秋亦有世间大美,譬如酒阑茶醉,瑶筝流水。在初秋之际,泡一壶茶,可清润去燥,可滋肝明目,寻常的日子也变得活色生香。

  斯人饮茶,茶汤的馥郁和饮茶人的脾性,彼此交融,互为滋养,久而久之,茶也饮人。我国大江南北虽茶系众多,但好茶者通常惯饮一种作为每日品尝,其余皆为暇时点缀,独独对那一撮一缕最为上心。

  譬如,有人独好白茶之清冽淳朴,玉质兰心,入口品呷必细细啜饮,茶香在唇齿间回甘,茶不醉人人自醉。有人嗜爱红茶的浓烈厚重,苦味经久弥散,海碗牛饮,一气呵之,方才痛快。

  饮茶人和香茗之间,如高山流水,久旱逢甘,互为情衷。

  品茗犹如蒸煮光阴,龙芽凤草汇集天地之精华,风霜雨露之滋养,经由时光蕴藏,将乾坤融于一枚茶碗之中。临窗烹水煎茶,待水沸汤清,雾气袅娜,茶香窜入鼻翼,可以嗅到一股子声绕碧山飞去晚云留的悠远和东篱把酒有暗香盈袖的闲适。

  常有美人着汉服临于溪水之上,抚筝弹奏一曲,顿觉旷野万籁俱寂,独余瑶筝古音,氤氲出一方世外桃源。

  倦鸟争相入归林,青草茵茵,流水淙淙,白云礁石,如沐天籁。古筝将一腔心事付诸东流的溪水,闻之怅然,不自觉深尝杯中香茗,入口苦涩,甘苦与共,余韵悠长。

  苦,在特定的时间和空间下,往往比甜多了几分熟稔后的任重道远。

  比如,禅茶一味,苦涩的滋味映衬着苦涩的人生,苦给予生命不可承受之重,由苦入甘,不仅是味觉的升华,更是知觉和体味经历了酸甜苦辣后对人生的重新定义和接纳。

  茶的苦涩和酒的辛辣,都有一种千回百转后的豁然开朗,这种迷醉融入诗情,令诗人愁肠百结,郁于内而形于外,或婉约深沉,或洒脱不羁,或壮志难酬,或超然物外。

  宋李易安南渡后写《鹧鸪天》,便是借茶醉将流离失所的悲苦表现得跌宕有致,含义深远:

  寒日萧萧上琐窗,梧桐应恨夜来霜。

  酒阑更喜团茶苦,梦断偏宜瑞脑香。

  秋已尽,日犹长,仲宣怀远更凄凉。

  不如随分尊前醉,莫负东篱菊蕊黄。

  词人在酒酣酩酊之后偏爱品尝团茶的浓酽苦味,梦中醒来尤喜嗅闻瑞脑那沁人心脾的余香。故国沦丧,几度辗转之后只能独酌独饮,心中的苦涩,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思乡之情款款笔下。所幸,女词人的豁达明智,终没有辜负东篱菊蕊黄,词尾堪称馀韵留春。

  团茶,又称饼茶,盛产于宋代,专供宫廷饮用。因茶饼上印有龙、凤花纹,故又称“龙团”,“盘龙茶”,堪称茶中极品。

  北宋仁宗时,为这种团茶茶饼设立了龙团茶、凤团茶、月团茶等繁多的名目,团茶中还杂有各种香料,茶团茶饼的表面则涂饰金银重彩。一直到大观宣和年间,才有漕臣制银丝冰茶,始不用香料,名为胜雪。

  夜凉如水,秋月流光,在静美的秋夜,素手焚香,对月饮一壶清风,莫负红颜易老,岁月沧桑。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