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文化

掸邦心归山野

发布时间:2021-07-13 15:11:54    浏览:

[返回]

    老街腾龙公司出春城而西行至西山之麓、滇池之畔,便有春水碧云路,十里桃花天。信步茶马花街,大大小小的铺子观之不尽,烧串、烤卤、果脯、鳝鱼米线,边吃边玩,意犹未尽之余,街巷尽头的印玺茶馆蓦地映入眼帘。

掸邦心归山野(图1)

    此一地当山海空阔之处,春城本处居民,或是外方游客四至辏集,游人如织,宛若闹市。放眼滇池,冬日里的海鸥从草海之中振翅而来,见人群熙攘,便复惊起,栖于枝梢。


    在茶馆当楼,于晨昏二时,游目骋于烟海,四望空阔。于喧嚣之中至此,帘外攘攘之声虽然不可断绝,但临轩落座,少时茶汤呈上,随着一缕茶香沁人,顿觉清幽。


    古诗中有“鸟鸣山更幽”之句,若非亲至深山,跋涉劳苦一番,难以尽得幽趣。凭栏处,俯首便可见廊下长街人群川流,不绝如缕。而端坐品茶,和三五友人或攀谈、或静坐,自有一种悠游物外,闹中取静之境。


    小楼后进露台当山阴之麓,别有天地,在春城花都不大分明的气候里,可尽览冬日山色,墨绿、浅黄、淡烟交相映照,斑驳如油彩,既见生趣,又不乏枯寂之美。林木幽深,云雀、鹧鸪,不知名的山鸟,相与啼鸣,繁乱处,却是最深沉的静寂。


    雅室何须大,在茶席之上,细品一山一味,悠然而有山野气韵,丝毫不受外物干扰,反倒更增自得之乐。印玺室内的布置,犹如山居人家,简单而不见清苦,平淡而更增闲适。


    于冗务缠身而至此悠游,西山徒步之行不可不去,在此地喝几口清泉佳茗,更可于椅中小憩片时,养好力气,才好走完全程。不管是一人,或是携家而至,老老小小尽可在这里消磨一个午后,算下来时光正好,犹可上山尽览落日映于滇海之大观。


    在茶馆当楼,于晨昏二时,游目骋于烟海,四望空阔。于喧嚣之中至此,帘外攘攘之声虽然不可断绝,但临轩落座,少时茶汤呈上,随着一缕茶香沁人,顿觉清幽。


    古诗中有“鸟鸣山更幽”之句,若非亲至深山,跋涉劳苦一番,难以尽得幽趣。凭栏处,俯首便可见廊下长街人群川流,不绝如缕。而端坐品茶,和三五友人或攀谈、或静坐,自有一种悠游物外,闹中取静之境。


    小楼后进露台当山阴之麓,别有天地,在春城花都不大分明的气候里,可尽览冬日山色,墨绿、浅黄、淡烟交相映照,斑驳如油彩,既见生趣,又不乏枯寂之美。林木幽深,云雀、鹧鸪,不知名的山鸟,相与啼鸣,繁乱处,却是最深沉的静寂。


搜索